公司介绍 合作伙伴 媒体报道 公司动态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

互联网金融杂志:做P2P中的“小米”

2014-11-05 作者:公关部
分享到

《互联网金融》杂志总第11期

 

   “截至2014年9月底,我们线下线上加在一起,累计撮合100亿”,金信网COO安丹方对《互联网金融》记者说。
 
    2014年10月11日,中国社会科学院首次发布了P2P网贷评价体系。评价体系以全国上百家有影响力的P2P平台作为评级对象,进行综合打分,结果只有20家获得A级以上评级,其中包括知名P2P平台陆金所、有利网等,金信网亦名列其中。
 
    金信网成立于2013年12月,注册资本金1亿元。在短短一年里,金信网从寂寂无名逐步为业内和用户知晓,此次一跃获评为A级P2P平台,成长可谓神速。而驾驭着这匹高速奔跑“黑马”的却是一位女性创业者——金信COO安丹方。
 
   “我们要做P2P中的小米。”安丹方对记者说。在她眼中,小米打破了高端手机高质高价的神话,做到了高质低价,让高端手机平民化,其精神与P2P是一致的。
 
   “互联网最大的意义就是打破壁垒,消除各种不对称。小米把千余块钱买手机的消费者服务好,而金信网把100元投资的用户当贵宾,其精神内核是一样的。我们要学小米这种精神,服务最广泛的金融消费者和小微企业,做中国最广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。”安丹方说。
 
    作为一位土生土长的北京80后女性,安丹方的创业选择在同龄北京人看来算是异数。进大公司、大机关,挣稳定工资过安稳日子,往往是一般人眼里的好出路。但对于从小爱折腾的安丹方来说,眼下是互联网创业的黄金时代,金信网则是她初试锋芒的舞台。

踏入媒体
 
    安丹方的父母在北京月坛附近的机关工作,高中就读位于财政部对面的四十四中学。据她说,那是自己最叛逆的一个时期,“那时就不想在北京待着了”。
 
    2001年,安丹方考入南京理工大学学习管理学。毕业后,她又去了澳大利亚,就读于世界知名的悉尼大学,学习国际关系和人力资源双专业,获硕士学位。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在海外游历之后,安丹方回到北京。
 
    当时,国内如日中天的《财经》杂志招聘人力资源助理,主编胡舒立要求必须是海归,还必须懂新闻。作为《财经》杂志的长期读者,安丹方对有关《财经》的名人轶事熟记于心,借此顺利从几个候选人里PK胜出,2008年1月进入《财经》实习,踏入媒体行业。
 
    人力资源部作为公司的重要部门之一,给了安丹方了解企业管理的好机会。刚进入《财经》杂志不久,公司召开年度工作会议,她记了好多笔记,比如公司今年有什么问题,未来一年主要的目标是什么,如何实现等。“我觉得这个对我帮助特别大,可以快速了解公司情况,而且我又学人力资源的,就从这个角度结合自己所学,琢磨如何管理好公司。”
 
    就这样干了两个星期,同事觉得这个北京姑娘还行,于是安丹方顺利成了《财经》的正式员工。“在《财经》工作的都是很骄傲的人,就好像‘赏’你一个机会。”安丹方提到往事莞尔一笑,“我第一个月的工资是3700块。我心想你不给我钱,我也想干,你给我点钱就更好了。”
 
    2009年底,胡舒立带领团队离开《财经》杂志,她随同胡舒立和其他老同事,一起创立财新传媒。
 
    这实际是一次创业,人事工作成为重中之重。媒体核心资产就是人才,这个时候如何激励团队、稳定员工,对于刚入行的安丹方来讲,是个不小考验。依靠细致的工作,最终共有超过150位同事选择加入财新。
 
    创业过程总是艰难的,这个过程也是对团队成员的考验。2008年经济危机后,基于互联网的新媒体的崛起,在全球对传统媒体造成了摧毁性打击,陆陆续续也有不少财新同事选择离开,加入互联网行业,而互联网巨头腾讯则入股财新。“财新对于腾讯整个基金来说就是一片叶子”,一位离职同事的这句话也促使安丹方开始思考未来。
 
   “经过这些年的历练和成长,我看到了资本市场的价值,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。”安丹方回忆说。2012年底,她离开媒体,不过这时她也没想到未来会阴差阳错地进入P2P行业。

被P2P触动
 
    2012年4月,安丹方的一个好朋友买房差十万块钱,这个朋友在银行没借到钱,最终在一家P2P公司借到了。安丹方当时对此很诧异,这也是她第一次接触到P2P。
 
   “身边的朋友是P2P的受益者,这其实对我触动挺大的。”安丹方回忆说。
 
    那时候P2P还远没有今天这样流行,不少媒体称P2P不能做。这反而令安丹方对这个新兴行业产生兴趣,并查阅了很多关于P2P的资料。
 
    “当时大家对P2P的认知还比较浅,关于P2P和整个行业的报道写得都不够深入,没有任何一个记者的文章能够说服我,说这一行不能干。所以,我就觉得这行能干。第一,它是中国稀缺的一件东西,一定是越早干越好;第二,虽然国家对这个行业缺乏相关法律法规,但这个行业一直存在,从侧面佐证了市场对这个行业的需求。”安丹方如是说,“虽然P2P依然是一个草根行业的代名词,但我预感到精英的时代过去了,可能草根是一个未来。”
 
    抱着这种直觉,安丹方2013年初加入信和财富,担任人力资源总监。信和是一家民营资本投资的小额信用借款公司,于2012年开始大规模涉入P2P行业,其业务模式与宜信颇为类似,只不过当时的规模还小,只有几百人。不过信和的扩张速度并不慢,只用了短短一年,员工扩张到几千人。作为人力资源总监,安丹方自然功不可没,也由此获得公司董事长夏靖的赏识。
 
    2013年4月,董事长夏靖找安丹方谈话,要调她到总裁办当总监。
 
   “我干得不好吗?你说我哪干得不好?”安丹方反问董事长,还各种不服。
 
   “总裁办多好,协助管理公司综合业务”,董事长不得不解释半天,才说服安丹方去总裁办。到了总裁办,安丹方要协调信和各个部门的管理,这与人力资源工作有很大不同。她经常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确认工作,然后带总裁办下面相关人员到基层学习调研,并逐渐总结出了自己的一些经验。
 
   “首先要选一批最靠谱的人,组成一个有共同理想和目标的团队。只有团队成员踏踏实实,才能从战略布局和战术把握上,让员工把工作当成事业来做,才能真正做好。”安丹方说。
 
    到了总裁办,离董事长更近,压力也更大,工作很有挑战性。“做好小微金融服务还是很复杂的,要掌握清算、结算、风控、信审、营销、品牌等各个业务,协调管理各个部门。最初信和财富只有400多人,到2013年底,已经增长到5000多人,在全国80多个城市建立300多个落地服务点。在急速扩张过程中,如何保持管理跟得上,特别难!”安丹方感叹说。
 
    那时天天开管理会,晚上加班到12点,作为总裁办总监,安丹方必须身先士卒,不管会开到多晚,第二天还得准时上班。甚至2014年4月安丹方新婚,婚礼筹备也都是交给亲朋完成的。
 
   “对于自己人生大事都没有亲力亲为,甚至在婚礼的前一天还在公司开会,老公一直理解和支持我,现在想想对老公也挺愧疚的。”安丹方说。
 
    2013年,信和财富计划做6个亿,后来公司定了要完成10个亿,结果2013年信和财富共完成营业额12.6亿。 

 
信和财富基石
 
    说起金信网,就不能不提信和财富。作为金信网业务合作伙伴,信和财富主要从事财富管理、信用风险评估与管理、信用数据整合服务、小额借款行业投资、信用助微等业务,实质上是金信网业务开展的一块基石。目前信和除了西藏、新疆外,全国各地都有分公司,不采用加盟方式。“加盟不好管,加盟的优势、劣势,我们都考虑过,我们觉得还是自营的比较好。”安丹方说。
 
    安丹方介绍,信和找投资的人和找借钱的人是两头分开。有的地方只有借款的业务,有的地方只有找投资人的业务。安丹方说:“北京借款人借的钱可能是广州的人借的,这样才能更快做撮合的交易。都局限在本地,万一本地这个月大家都没什么钱,没做多少理财的业务,那怎么办?做借款的分公司,才有风控的人、合规的人。找投资人的公司,要特别注意反洗钱。”
 
    信和线下人员,有业务拓展人和合规人员。找借款的人是业务拓展人员,只负责找。合规的人判断是否出钱。业务拓展人员和合规人员不能二合一,业务拓展的人是销售驱动,他要出去拓展业务,要去给人家发传单。
 
    业务拓展人和合规人员管理条线不一样。合规的人是归风险管理部管。他们虽然在各地的分公司,但有实线汇报,有虚线汇报。虚线是分公司的负责人汇报。实线是向业务直接对口部门汇报。
 
   “信和就是做两端撮合。信和有很强的找投资人的能力,也有很强的找借款人的能力,而且还有比较强的风控与合规能力。金信网与信和这一优势对接,从而保证自己在P2P平台里具有竞争优势。”安丹方说。
 
    不论银行还是非银行金融机构,风险控制都是首要任务。信和的风险控制还不错,首先得益于最开始请来的风控总监,是一家国有银行省分行管风控的。她对于风控体系的设计很科学。此外,信和的信审管理者来自香港亚联财,它是香港做小贷做得比较成熟的企业。这为信和打下了好底子。信和的线下逾期、不良都控制得特别低。
 
    信和的合规也特别严格,其采取了系统与人工结合的方式。“合规是一件特别费钱的事。对借款人的所有资料,现在任何一家公司都没有办法用系统去识别,一定要靠人去识别,去判断资料的真与假。”安丹方说。

 

合规挑战
 
    安丹方说,如果把客户分为A、B、C、D四类,银行目前是做A类,P2P就做B、C、D类客户,他们不像A类客户信用完整,那么有保障,所以P2P是银行的有益补充。
 
    在不需要抵押房子、汽车,基于信用为主情况下,对B、C、D类客户进行全面评估,信和建立了自己的评审体系,包括50项信用审核,10大类风控考核,而且要做到百分之百实地考察。
 
   “合规的东西我们就有50项,其实非常细了。这主要是我们对借款人的一些硬性考核,就是在纸面上必须做到的。还有一些事情,依赖于人的经验。我们对合规的人培训是非常多的,帮助他们掌握各种土办法。”
 
    这也是针对中国现实国情不得已而为之,因为中国没有完整的征信体系。所以,P2P经营得好不好,全在各家公司自身的风控做得好不好。
 
   “我觉得信和做得最重要最正确的一件事,就是风控投入不计成本。当然公司会算一笔大账,比如每一个落地分公司的服务站点,至少有九个做合规的人,就是去实地考察,都给累得半死,也来不及休息。但这个职位是很必要的。他是你的眼睛,他是你的腿,是必不可少的。”
 
    说到这里,安丹方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。南京有个果园承包主到信和想借10万块钱。2014年信和的借款人平均借款金额(借均)是7万元,所以10万元算比较大额。于是,负责合规的两个同事跟着借款人一起去果园勘察,发现地里干活的人没有跟这个园主打招呼。当时合规的人就什么都没说,正常进行走访。结束后这两个同事在附近猫了半小时,然后杀回果园,就问地里干活的人,“跟我们一起来的那个人,是你们这儿头吗?”回答称“不是”。“那他怎么能进入到这儿?”“他是我们村委会的某人的小舅子。”所以,借款人的材料盖的章其实是不属实的,信和也就没有借出这笔钱。
 
   “在中国,征信社会还没有完全建立,要通过这种看起来很不标准、不结构化的方式,形成一种风控能力,来弥补不足。”安丹方无奈地笑着说。
 
    这种事情每天都在信和发生,针对每一个借款人,不管借与不借,合规调查人员前期调查完,都要写实地考察报告,然后交给审批中心审批,类似银行一样集中审批、交叉审批。
 
    现在,信和在北京和安徽合肥各有一个审批中心,合肥审批北方业务,北京审批南方业务。审批中心有超过400人专门进行信用审核。
 
   “当然我们也在建IT系统,能够自动实时授信。把借款人资料输进去,然后它能做一个记录,大概有一个信用的评分,但只能作为参考,因为它永远代替不了人。”安丹方说。
 
    2013年,信和做得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搭建一个比较坚实的风控体系。2014年截至9月底,金信与信和累计做到100亿的借款,还能保持比较好的风控的情况,每个出借人都能如期兑付。
 
   “没有线下队伍,就没有眼睛和手。真正干过这种重型线下P2P的人,才知道这里面的难点在哪儿,关键在哪儿。骗人的把戏是什么样的,怎么识别。有了线下基础,再做线上,就特别容易。你知道线下是怎么回事,线上无非就是想明白两个问题,一是解决技术上的问题,二是解决营销上的问题。”安丹方非常自信地笑了。
 
创办金信网
 
    在信和蒸蒸日上之际,安丹方又被董事长赋予了新的重任。2013年11月份的一天,董事长夏靖对安丹方说,“你去开一家公司,名字都给你想好了,叫金信”。
 
    安丹方的第一反应是疑惑,“非得让我干这件事吗?”
 
    董事长夏靖的回答很坚定,“是”。
 
    万事开头难,创业更是难上加难。新公司要做互联网P2P平台,连租办公室也变得有点天方夜谭。
 
   “当初我们想租办公室还要海淀金融办批准,因为那个楼叫互联网金融中心。”安丹方笑着说,海淀金融办要评审这个企业行不行。“当然海淀金融办一直管得都比较严,我觉得这是好事。”
 
    那时候金信就只有安丹方一个光杆司令,所需材料,她自己连夜写。最后办公室租下来了,整整两层4000多平方米。“回头一望,4000多平米就我一个人,好着急。”安丹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。
 
    新办公室还没装修好,临时办公室还没确定,中关村里的一间咖啡厅就成为了安丹方的办公室。咖啡厅里有个长条桌子,安丹方在那一坐一天,干起自己的老本行——招人。约到人面试,她只能指着对面的办公楼告诉来面试的人,“互联网金融中心写字楼已经签好了,两层4000平米,我们未来要一起干这样一件事……”
 
   “在咖啡馆我就跟‘女骗子’一样,没有办公室,跟皮包公司似的。”安丹方笑得很释然。
 
    很快长条桌坐满了5个人。不久安丹方又找到了300平米的临时办公区,但她没有独立办公室,坚持跟大家坐在一起。后来员工有了60多人,大家就再也“受”不了她了,集体“请”她到独立办公室办公。“你在那我们压力都很大。你还经常批评人,这样我们心理压力就更大了。你能不能进去?想批评谁,把谁叫进去,关上门批评。”这是员工的理由。
 
   “我就喜欢和同事在一起办公。我不是装样子,而是觉得在外头办公特愉快。一抬眼看谁,眼神交流笑一笑,我觉得挺好的。”安丹方笑着说,“我是绝对不能容忍我的团队在工作时间不认真,我希望我的团队有共同目标,大家都有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。我们要彼此影响,把公司踏踏实实做起来。”
 
    现在金信规模已经达到140多人。说起创业经验,安丹方说,能招到人才并稳住核心团队是一个企业成功的基石之一。“做企业,做管理者,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他人,给他人足够的空间,但不受制于人。”
 
   “其实与男性负责人相比,女性负责人最大的优势就是更有亲和力,沟通容易。大家遇到工作上的困难,或是对公司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,都愿意找我聊。我也非常感谢大家,每个人都把自己当作公司的一分子,我特别欣慰。”安丹方说。